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公司三亚之旅
公司三亚之旅
实习的时候,我在一家服装公司做贸易.在公司里的活还是很累的,我那时没什么想法没什么盼头,只有拼命的干活,每天累得倒头就睡
  半年后我因为成绩突出被公司留下了做正式员工,薪水也涨了很多,我开始打扮自己,也招来了好多男士的追求,可我一点兴趣都没有,每个周末都加班,实在没活做了就去上下九看美女。广州的美女实在是多,来自全国各地的,加之广州天气又热,美女们的着装让我占足了便宜。其实我知道自己想要的并不是这些,我想有个伴。
  公司的老总是个女的,姓齐,很年轻很有魄力,据说老公是香港人,但有的人说她只是个二奶,但我觉得无论如何,还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。
  在年终评定的时候,我因为业绩很好,被评为了优秀员工,得当了一大笔的年终奖,公司还出钱让我们去三亚过年。
  我也厌倦了回家过年,父母老催我结婚,怕极了他们的眼光。
  去三亚的时候,很意外,除了另外三个男员工之外,齐总也一起去。在飞机上老总就坐在我旁边,我很紧张,我向来是很怕跟老板说话的人,可齐总一个劲的和我说话,我说齐总为什么过年不回香港呢?齐总笑了笑没回答。
  三亚是个好地方,冬天了还那么暖和。来这过年的北方人尤其多。
  我们入住的酒店靠海边,据说是五星级的,拉开窗就可以看到海,真是太好了。
  我好久没泡水了,其实我不会游泳,可是我喜欢泡水。我迫不及待的换上泳衣来到海边,一路小跑到水里,好舒服啊,虽然很晒,我就喜欢这样的感觉。忽然听见有人叫我,原来是齐总,她在岸边向我招手,我很茫然的看着她,她看我没反应,就走到我前面来说:“你搽防晒油没有啊?”我摇头,她说这里的太阳很毒,不搽的话,今晚就等着脱皮吧。我说我没带。她说她有。我只好又跟着她上岸,她说房间里有,我们就上楼去了。她确实有很多种防晒的,我随便选了一个倍数比较高的,然后就胡乱的在手脚上涂抹起来,齐总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说,你这样涂,泳装底下的怎么办?泳装挪位了呢?背后不涂吗?我说随便就可以了。
  齐总很气的样子,一把夺过我手中的防晒油,就在我的背后涂起来,我很久很久没有和女人在一起了,我都快忘了那种感觉。齐总说,把泳衣脱了吧,这样涂才均匀,我犹豫,我真的有点不好意思,齐总看我没有脱的意思,就动手把我的绑着的小带解开,我看着她,她也看着我,我在她眼里看到了熟悉的东西,她缓缓的低下头亲我,我当时就傻了,她很深情的投入,我也不知不觉的回应她,她一边亲我一边把我的泳衣脱光,把我推到了床上,她倒出好多的防晒油,然后在我身上慢慢的抹来抹去,我闭上眼睛,舒服的感觉,我期待着发生些什么事。
  手忽然停下来了,我睁开眼睛,看到齐总正在脱自己的比基尼,身材不错,虽然有点小肚子,但是该大的地方一点不小。
  她趴下来亲我的脖子和耳朵,我痒得直躲。她用身体压住我不让我躲,我只好用手抓住她的乳房,使劲的抓,发泄我的痒,她亲着我嘴,手却不老实的到处摸,身上的防晒油成了润滑剂,我们俩不停的用身体蹭对方,我被亲的快喘不过气来。我急忙用手摸她的下面,她痒得很,只好松开了嘴,我忙大口吸气,我一使劲,把她翻了过来压在身下,我狠狠的亲着她,毫无章法的到处乱亲,她被我亲得大声叫唤,我看着她硬硬的乳头,用嘴使劲的啅它,它被我啅得越来越硬,乳房也很涨,她使劲的用胯部顶我的阴部,顶得我水淋淋的,我门就这样的纠缠着,但是阴道里面的痒却没法止住,她似乎故意要让我痒到低,就是不肯用手插我的阴道,我看她不插我也不插,我们互相折磨着。
  终于她再也忍不住了,从我身上离开,到梳妆台前打开了她的行李,拿出一个盒子来到我前面,我很诧异的看着她,她打开盒子。里面是一个长长的类似男人阴茎的东西,她拿起来不停的添,样子很放荡,她凑过来让我摸她,我的手抓住她的乳房,嘴吧轻轻的咬她的乳头,她变得好兴奋,我第一次看到女人有这样的表情,她一个劲的喊,咬我,咬我,我的手跟使劲的抓她,乳房在我手中发红变形,可是这样她更兴奋了。
  她把假阴茎的一头插进了自己的阴道,然后把另外一头插到了我的阴道,我忽然觉得好充实好饱满,我的阴道里除了进过萍的手指和自己的手指,就再也没有进过别的东西了,这样大的东西进去觉得真的好舒服,齐总不停的往自己阴道里推,假阴茎每进去她阴道一点,就同样更深入我的阴道一点,我俩大声的叫嚷着,那种爽快的感觉让我的手需要发泄一下,我抓住了她混圆但有些微下垂的乳房,使劲的捏啊,挤啊,她就越喊越大声,她也抓住我的乳房,使劲的揪我的乳头,我觉得痛,可感觉很爽。
  假阴茎被齐总使劲的越挤越进,我感觉要爆炸了,里面似乎顶住了什么地方,一阵阵的海浪向我涌来,我觉得快要升上了天,一口咬住了齐总的乳头,使劲的吸,好象希望能吸出点什么来,下面阴道一阵一阵的收缩,感觉像飘了起来。这种感觉是我有生以来第一,太舒服了。
  在三亚的日子就一直和齐总鬼混,虽然她带给我很多的快感,我却总觉得那种性行为有点脏,那不是爱情,是一种发泄。度假的最后两天,我已经下意识的在躲齐总,我后悔了,这种放任,不是我想要的,那怕是我已经干枯很久了,也不能因为性需要而这样去和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在一起。
  临走的前一天晚上,我在海边的酒吧酗酒,我越来越对自己失望,为什么当初不好好珍惜萍,做了那么多伤害她的行为,说了那么多伤害她的话,应该坚决挽留她才对。估计她已经结婚了吧,过上幸福的日子了吧?
  我正喝得七晕八倒的时候,我旁边坐下了一个人,是齐总,穿着小吊带,好性感,可我不敢再碰她了,怕了。齐总要了杯鸡尾酒,在我旁边喝起来,我们谁也没说话。就这样过了好久,后来齐总忍不住了说:“你在躲,我知道,我不勉强你,回去之后你还是你,我还是我,你是一个优秀的员工,我很欣赏你的饿工作,我们的关系不会影响到你的工作。”她说这番话的时候,我感觉到她的无奈,也为自己的小心眼惭愧。
  她继续说:“我也爱过,可是我爱的人永远不会回来了,她离开我这么久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我没背叛过她,就这次和,算是背叛了。说实话你有点像她,性格上像。当然,你要比她长得漂亮。但她在我心里始终最美。”我无言,怎么说好呢,我们连的感情像一夜情,很尴尬。
  齐总最后笑着问我:“你也应该知道我是香港总公司大老板的二奶吧?”我很谔然她这样问我,我不作回答,她就接着往下说:“我大专毕业后来广东找工作,表姐介绍我去东莞虎门,在那里的一间制衣厂当了会计,然后认识了面料组的组长灵,她是一个很开朗的人,整天笑嘻嘻的,我们互相喜欢了很久才走到一块的,那段日子很幸福,我们在附近民居里租了一个小房间,房间太小,只能放一张床,然后就什么也没有了,那时我们的薪水也不高,可我们很开心,相处三年的日子,太难忘了。”她说到这里的时候,我想起了萍,是啊,我也很爱她,最终还是分手了,这就拉拉的恋爱。
  我问齐总:“后来她结婚了?”齐总叹了口气说:“要是她变心了,结婚了,那就好了,可不是啊,她走了,离开了我,离开了这个世界,我永远都见不着她了。”我被吓了一跳,这不是我想象的结果,多残忍的结果。
  “她出车祸了,肇事司机还逃跑了,我见到她的时候,她已经说不出话来了,只是紧紧的抓住我的手,什么也没说,就走了。”齐总说到这的时候眼睛里含满了泪花,我拍了拍她的肩膀,真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  “后来我去看灵的家人,年老的父母,还有一个弟弟,生活在农村,她母亲天天哭啊,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,老实巴交的父亲什么话也不说,弟弟也不愿意见生人,就这样一个家庭,被毁了。”齐总说完这些一昂头把酒喝完。
  “我觉得灵就是我的妻子,是我的家人,我要好好的照顾她的父母,我要供她的弟弟读大学,所以,我选择了多挣钱,恰巧我遇到了现在公司大老板,他想要我的身体,我的能力,我想要更多的钱,我们各取所需,这样很好,这三年的日子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折磨,但总算是慢慢的熬过来了,也适应了。看到灵的弟弟也快大学毕业了,他想读研究生,我还会继续支助他,只要她的家里人过得好,我就无所谓了。”齐总这样低声的说着,满眼的深情,满眼的泪花。
  这也是一种爱情啊,虽然人已不在,但爱仍旧持续。
  从三亚回来之后,我就在也没见过齐总了,据说她经常出差,到海外扩展市场去了,我也经常跑上海和北京,不知道她怎么样了,我没给她打电话,我想,我们就到此结束吧,但心里还是很祝福她的,因为她是一个好人。

【完】